over 4 years ago

原文載於 輔仁網

近日見到幾篇討論本港粵語環境嘅文章。大家都意識到,喺香港「兩文三語」嘅政策底下,學校為咗加入普通話部份,粵語嘅生存空間受到嚴重壓迫,學校基本上只教「兩文兩語」,中文科用普通話教,其他學科用英文教,基本上完全冇咗粵語嘅教育。一隻語言被學校唾棄,係死亡嘅前奏。我眼見嘅係大家急不及待去寫定訃文哀悼粵語嘅死亡。如果你我有心保存粵語文化,趁仲有得救,點解唔去做一啲能力所及嘅嘢,試吓冇轉機呢?

如果用人嘅生命去比喻語言,有啲語言經已病入膏肓,處於彌留之際,得返一兩個人識講,唔知可以擺幾耐。有啲語言情況轉差,但係仲有好多人講,只不過係話者減少,係病,但係未即刻死。粵語係後者,但係唔知點解粵語人對自己嘅語言就好似對末期病人一樣,一味做善終護理。一眾文化人,其實粵語未死,粵語依然係香港嘅實質(de facto)官方語言/共通語。而家做嘢嘅話,可能有得救。


救命黃金十年

首先我要強調粵語唔係一隻健康嘅語言。大家要明白佢已經病得幾重吓。大家喺facebook可能以為仲有好多人寫好多人講,睇高登會見到好多小說好多學術文章用粵語寫成。事實上出面嘅情況比大家(識上網接受過教育本地出身嘅群體)眼見,差好多倍。

普遍中產家長視粵語為敵,認為粵語冇用,覺得仔女冇可能學得識英文,而講普通話做大陸人係王道;上流社會嘅家庭為咗迫開本地低質教育,就選擇同仔女講英文,方便送佢哋去國際學校;我哋亦都冇大眾傳媒嘅支持,電視台不斷加入非粵語節目,字幕轉用北京話口語,而教育節目亦都不斷加入普通話同埋中國認同元素;新移民,即使係廣東粵語區嘅人好多時都選擇同仔女講普通話。

雖然我話粵語未死,但係我哋已經度傷口處處。繼續唔郁唔嘢嘅話,情況會不可逆轉,粵語會失血致死。我會叫而家做黃金十年。小學開始推行普教中,意味住十年之後嘅新成年人將會係流利普通話嘅一代,如果我哋冇辦法喺十年之內確立到粵語嘅地位,因而令到講粵語變得毫無價值嘅話,呢一啲粵普雙語嘅一代就會選擇用普通話同仔女溝通。所以香港人唔可以再揼,我哋要爭取時間,喺呢十年入面重建粵語嘅地位。

即係我哋可以做乜?

最終目標當然係要提升粵語地位,但係喺未做到呢樣嘢之前,下面係一啲真正可以做嘅建議

1)鼓勵粵文書寫

粵語人寫中文,其實係一種翻譯過程。當讀書係上流社會嘅權利,當我哋可以推行完全精英制,要求所有學生用中文寫作,當然唔難。對呢班人嚟講學多一兩隻外語簡直輕而易舉。但係喺普及教育底下,即使大部份人最終都有能力流暢讀寫中文,但係始終最熟悉嘅都係粵語。

學者其實係時候反思呢個現象-我手寫我心係百幾年前開始嘅世界趨勢,明明粵語本來就有書寫文化,點解過咗百幾年,我哋依然冇粵語文學,粵文依然未能登大雅之堂?將口頭語音變成真正文學語言,世界各地都有成功例子。現代中文本身就係由官話而嚟;挪威話本身係口語,但係近百年嚟挪威人成功改變書寫丹麥話嘅習慣,建立出獨立於丹麥話嘅書寫文字;海地話本身完全唔入流,傳統上,海地人係口講海地話,手寫法文,但係經過海地人嘅努力,海地話已經成為一隻書寫語言。其他人做到,我哋點解做唔到?

當然我哋可以繼續學習典雅嘅華文去做華人世界嘅共通文字,但係亦都應該同時發展粵語書寫,鼓勵日常以粵語入文。要一般人開始可能有困難,所以呢樣嘢必定要由文人推動。第一步可以係以粵語寫詩,入詞,或者寫小說對白。只有粵語成為真正嘅文學語言,大家先至會對佢重視。當粵語文學羽翼漸豐,我哋就可以將佢納入教育綱領,務求令到學童都可以書寫基本粵語。呢樣引申到第二點。

2)擱置正字、正音、懶音爭拗 - 集中推廣一套大眾接受嘅粵語標準 

粵語係一個有幾千萬人講,有幾十種方言嘅語言。即使二戰後喺香港穩定發展咗幾十年,依然喺寫法、讀音方面有好多分歧。
學者喺呢方面好落力,但係方向有誤。大部份人對標準過於執著,提出大量正音正字,或者過份強調咬字發音。無鼻音唔得,聲調差少少又錯。寫「一啲」「一D」唔得,一定要寫「一尐」,「瞓咗」寫錯做「訓左」就俾人笑係小學雞。就好似你想推廣筷子文化,教一班用開刀叉嘅人用筷子食飯,但係你要佢哋手勢百份百準確,仲要佢哋夾波子。大佬,仲有邊個夠膽學?

發音方面,唔追求單一正音,正正係英語國家近五十年對英語教育家嘅觀點。過往英語系國家曾經推廣BBC英文、標準美國發音,結果令到大量細路用好多時間去練標準音,反而忽略咗語文能力嘅訓練。我哋唔係要全香港每一個人都可以字正腔圓報新聞唱大戲。更加重要嘅係透過粵語教育,訓練學生嘅表達同思維能力,確保每個學生,無論係本地人、抑或新移民,可以放心學講粵語。

書寫方面,學者們(包括我自己在內)應該盡快提出一套粵語書寫指引,提出一套社會上每一個令到大部份人都可以接受,可以達到嘅標準。呢套簡單指引,要包含粵語嘅語法用辭、生僻字、擬聲字、語氣助詞等,現存同建議嘅寫法,令到我哋可以用本身嘅中文知識,轉化成寫粵語嘅能力。有需要嘅話甚至我哋唔使執著用漢字書寫,適量加入拼音或者更加有助粵文推廣。有好多學者推出大量擬古字、正字、新創字,其中或者有唔少歷史根據,但係大多都脫離現實,推廣呢啲粵語嘅訓詁學,會將自己迫入倔頭路,令到粵語變做一隻無人能寫嘅語言。希望呢一班學者可以暫時放低考古嘅堅持,搵出一套有共識嘅書寫方案。

人係懶惰嘅動物。易用就會用,難用就會放棄。設立呢啲標準嘅重點係降低講、寫粵語嘅門檻。與其設立高標準,倒不如鼓勵大家多用多寫。如果連真正嘅母語都唔夠膽講,你叫呢隻語言可以點樣有未來?喺語言生存都受到威脅嘅時候,訂立明確、有彈性嘅標準似乎係唯一出路。

3)建立考核制度

如今外地人學粵語大多無從入手。歸根究底唔係因為粵語難,而係在於學者嘅不作為。
喺日本,外國人一般都會學日文,讀寫聽講都得嘅非漢字圈外國人比比皆是。日文並唔係特別容易,而係當地有完善嘅語言教育機制同評核制度。另外喺英語水平極高嘅北歐國家,同樣有完善嘅融入課程,令到外地人到埗後可以喺短時間內掌握本地語言。

粵語嘅人口比任何一隻北歐語言都多,學者亦都非常多。我哋絕對能力有資源,去設立足夠嘅語言教學中心、同埋訂立標準嘅粵語評核。有咗呢個評核制度之後,我哋先至可以整一啲標準嘅教程,然後先至有辦法做師資培訓。外地人或者本地非華裔人口可以用呢樣嘢去證明自己粵語能力,始終「有個試考」係一個好大賣點,會鼓勵多啲外國人選擇學習粵語。

4)推動粵語必修

普教中令到普通話變成中文教學嘅主要語言,導致普通話人會有絕對優勢。要抵抗呢種殖民式嘅語言優勢,除咗要杯葛普教中之外,我哋仲要要求粵語定為必修部份。通曉粵語要成為語文課嘅最基本要求。我哋絕對唔可以容許唔識粵語嘅人通過任何一級嘅中文試。如果普通話係必修部份,粵語同樣要係必修部份。DSE中文科而家可以用普通話考核,基本上毫無粵語能力嘅人都可以通過。我哋應該鼓勵大學要求學生有充足粵語能力。如果考生以普通話應考中文科,入學時必須證明自己流利粵語。

以上四點都係學者同文化人嘅共同責任。

而作為一般人,你其實仲可以:

1)鼓勵外地人學粵語

有冇外國人問過你,嚟香港學廣東話好定普通話好?每多一個喺香港學普通話嘅外地人,就會多一個機會令到一間公司嘅共通語變成普通話。試想像一個辦公室,如果有粵語人,普通話人,同英文人,而呢個英文人識講普通話,為咗遷就不諳英語嘅普通話同事,好有可能會變咗做全世界講普通話。

如果有新移民決定喺香港定居,請你勸佢哋用粵語,鼓勵佢哋融入香港嘅生活,而唔係住喺香港入面嘅大陸圈。即使佢哋發音唔標準,用字唔好,如果佢肯用廣東話問嘢,唔好笑人哋發音唔正,唔好懶型答英文普通話。記住香港係多族群社會。人哋願意學習主流嘅廣東文化,我哋要鼓勵同尊重。

2)自己盡量用粵語

喺唔需要嘅情況,盡量避免普通話嘅詞。如果你好憎人哋將中文同英文mix埋一齊講,請你都唔好講「xiexie」,「牛B」或者「杯具」。寫文章嘅時候,用粵語,唔用中文。尤其係facebook或者twitter呢啲社交媒體,或者短訊、字條呢啲個人交流。唔好認為寫中文就特別高級。對於喺本地接受教育而中文水平唔高嘅人,與其花時間寫一啲語法不通嘅中文,不如寫一隻你最熟悉嘅語言。

3)堅持粵語傳承

最緊要嘅係,唔好為咗「細路嘅未來」做藉口,放棄喺屋企用粵語。要學英文學普通話唔難,但係語言嘅傳承,冇咗就永遠都冇。要消滅一個文化,唔一定要殺晒所有人。如果本地人妄自菲薄,盲目噉幫人哋推廣其他文化,噉呢個文明好快就會死亡。如果你見到身邊有人選擇同仔女講英文或者普通話,試吓陳述利害,或者最起碼勸佢哋起碼留返父母是但一個講廣東話。

最後我想講,我哋冇時間再怠慢。每個人嘅堅持,都可以減慢甚至逆轉粵語嘅死亡。如果你唔想臨終講遺言嘅時候,你啲子孫聽唔明你講嘢要請即時傳譯,請你選擇抵抗。

← Chrome 中文字 double click 斷字測試 法國曾經係多語言國家... →
 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